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杰法的实名博客

博友之间重交流, 赴宴约会皆不求,不问男女老与少, 只要知音皆相投。

 
 
 

日志

 
 
 
 

接力爱  

2012-12-14 19:45:54|  分类: 红尘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力爱

谷杰法

这是一件发生在八十代初的事

 

江苏东海县,有个白塔镇,

镇上有一家,其姓耳东陈,

陈家有二女,金凤和银凤,

金凤二十三,银凤二十整。

 

金凤和银凤,都是俊俏人,

不高又不矮,体态正合称,

生就好容貌,姿色更动人,

人称姐妹俩,仙女下凡尘。

 

一家有闺女,求者万千人。

金凤十七八,媒人便登门,

不是周老猫,便是马二婶,

三百六十天,天天有媒人。

 

面对众媒人,金凤笑一声;

不到达四化,奴家不嫁人。

明察秋毫者,背后常议论:

这个鬼丫头,心里定有人。

 

金凤上学时,刻苦又勤奋,

成绩列前茅,是个好学生,

可惜家境贫,高中没读成,

改革开放后,做了生意人。

 

生意虽不大,金凤很认真,

起早又贪晚,摸黑进出村。

一日赶远集,又是夜回程,

不幸遇歹徒,成了阴间人。

 

小妹陈银凤,性格象金凤,

聪明又伶俐,是个高中生,

学习成绩榜,班级第一人,

老师常夸她,是个高才生。

 

银凤对金凤,感情特别深,

姐姐跑生意,她是关心人。

闻姐遭惨害,痛心又悲愤,

誓与害姐者,不做共天人。

 

金凤遇难后,遗物银凤整,

发现抽屉里,书信上百封,

封封头两字,都把亲爱称,

末尾署名人,统统毕知恩。

 

另一抽屉中,有纸尽存根,

张张汇款单,收款毕知恩,

数额不相等,多为一百整,

所有汇款人,都是陈金凤。

 

银凤这才知:姐有意中人,

现在念大学,名叫毕知恩,

他能念大学,全靠姐帮衬,

莫怪姐常说,手中钱不剩。

 

面对这等事,银凤揣度生:

那个毕知恩,何处何许人,

长的啥模样,何年何月生,

姐姐爱上他,究竟何缘分?

 

银凤正揣度,邮差到家门,

送来挂号信,姐是收信人。

金凤已不在,代收是银凤,

银凤接下信,走了送信人。

 

走了邮差后,银凤拆信封,

书信一展开,还是那个人,

开头亲爱的,落款毕知恩。

阅其信内容,句句激动人。

 

那个毕知恩,不知姐身故,

愿姐多保重,莫要累伤身,

说是做生意,不可太认真,

情真又意切,好个恋姐人。

 

读罢知恩信,银凤叹一声,

可怜我的姐,已作不归人,

让她看这信,已是不可能,

越想越辛酸,不由泪纷纷。

 

手捧知恩信,银凤暗思忖:

若是姐尚在,定是回一封,

姐姐已不在,参言都不能,

处置这封信,她是定夺人。

 

给他回封信,告之他实情,

他一接信后,悲痛不欲生,

若是不理他,定有下一封,

封封都不理,他定失望生。

 

回信告实情,怕伤他的心,

置之不回音,怕他失望生,

这事不好办,我该怎么整?

此时陈银凤,成了两难人。

 

东海白塔镇,只要提银凤,

就会有人说,她是善良人。

此时陈银凤,不忍伤知恩,

实告与不理,她都绝不能。

 

银凤心目中,姐是识货人,

既是爱知恩,知恩定好人。

想到这一点,银凤意蒙蒙:

能否代我姐,恋爱毕知恩?

 

姐和毕知恩,相爱是缘分,

我若代我姐,此事能不能?

我们姐妹俩,貌似一个人,

何不充我姐,做个陈金凤?

 

反复三思后,银凤定夺成,

模仿姐笔体,借用姐名义,

学着姐口气,扮他心上人,

毕恭又毕敬,回了信一封。

 

过了十几日,邮差又上门,

拆开信一看,还是亲爱称,

知恩在信中,告诉心上人:

来信已收到,见信如见人。

 

银凤看罢信,心里很兴奋,

赶紧拿起笔,又写信一封,

这回寄信时,汇款一百整,

从此钱和信,常寄毕知恩。

 

时过半年后,那个毕知恩,

提着礼品盒,来到白塔镇。

因为找不到,打听一老人:

请问老人家,可知陈金凤?

 

老人看了看,问道毕知恩:

你是何处人,为何问金凤

知恩忙回答:我叫毕知恩,

南边淮阴城,特来找金凤。

 

老人听这话,又问毕知恩:

你是外乡人,为何找金凤?

知恩笑了笑,告诉老年人:

我的未婚妻,就是陈金凤;

 

老人听这话,又问毕知恩:

金凤家东海,你住淮阴城,

相距那么远,哪来这缘分?

知恩实不瞒,告诉老年人:

 

前年高考时,金榜题我名,

录取通知说,学费三千整,

我家太贫困,哪来三千整,

看来这大学,我是上不成;

 

我家为难事,传遍诸乡镇,

有个大姑娘,一日登上门,

自称叫金凤,家住白塔镇,

愿做掏钱人,助我进学城;

 

金凤放开包,拿出三千整:

以后生活费,我会寄学城。

金凤这一来,救了我前程,

我们全家人,感激陈金凤;

 

母亲问金凤:亲事成没成?

金凤笑着说:没有中意人。

母亲问金凤:能否嫁知恩?

金凤笑着说:日后由知恩;

 

我说这就好,当即婚订成。

金凤留地址,回了白塔镇。

她的信和钱,不断寄学城。

我能上大学,全亏她帮衬。

 

老人叹口气,告诉毕知恩:

大约半年前,金凤夜回村,

途中遇歹徒,成了阴间人,

这会坟茔上,草已几尺深。

 

知恩闻此言,忙说不可能,

她在五天前,给我信一封,

说是老父母,很想见我人,

约我假期间,到此认认门。

 

老人听这话,不由犯纳闷:

金凤早已死,哪来信一封,

看这青年人,不象说谎人,

莫非这世间,真的有鬼神?

 

老人正纳闷,侧面走一人,

无巧不成书,行人是银凤。

老人手一指,告诉毕知恩:

那就是她妹,名子叫银凤。

 

知恩顺手指,观望那行人,

身材和貌相,活活是金凤,

就连那举步,都是象金凤,

若非老人说,他定认错人。

 

知恩见银凤,如同见金凤,

连忙呼一声:银凤呀银凤!

三步并两步,站到银凤跟:

听那老人说,你名叫银凤!

 

银凤看来人,模样挺陌生,

不知是知恩,还是别的人,

点了点头道:我是叫银凤,

冒昧问一句,你是找何人?

 

我叫毕知恩,你姐心上人,

上天她致信,叫我来认门,

这会放暑假,特来白塔镇,

既为拜双亲,又为会金凤。

 

银凤闻此言,顿时放哭声,

呜呜咽咽中,告诉毕知恩:

我姐做生意,常做夜行人,

早在半年前,遭劫丧了生;

 

知恩闻此言,并不以为真:

刚才那老人,如此咒金凤,

毕竟是外人,银凤呀银凤,

你是她妹妹,为何咒金凤?

 

银凤含泪说:我姐陈金凤,

真的丧了生,如果你不信,

打听全乡人。知恩连忙说:

她的钱和信,没断寄学城。

 

我姐遇难后,你来信一封,

因为姐不在,我做代收人,

怕你受不了,不敢告实情,

那些姐的信,都是我写成。

 

知恩始信真,涕泪如倾盆,

悲哀好一会,抓住陈银凤:

你的扮金凤,实在感动人,

但愿好妹妹,永远做金凤。

 

银凤点点头,告诉毕知恩:

我想我的姐,不会爱错人,

她的未了情,理当我继承,

我愿继我姐,做你心上人。

 

知恩听这话,搂住陈银凤:

金凤是好人,对我情意深,

你能继她情,等于她复生,

从今往后去,你就是金凤。

19901035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