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谷杰法的实名博客

博友之间重交流, 赴宴约会皆不求,不问男女老与少, 只要知音皆相投。

 
 
 

日志

 
 
 
 

长篇小说:巧嘴郎中(31)  

2012-12-16 08:20:02|  分类: 长篇小说《巧嘴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嘴郎中(谷杰法)

重要说明:

医学伦理小说,非已婚人员勿读。

此系草稿,请读者多提宝贵意见,以便定稿。

第六章 随机应变信如神

 

且说赵成达带着小跑到吴二家,只见:赵成江一边用棍子打着吴二,一边骂着吴二,训着吴二,“我打你个狗日的,看你以后害不害我二哥……”;赵成洋一边用脚踢着吴二,一边骂着吴二,训着吴二,“你个狗日的,谁叫你作假证害我二哥,我看你以后还说不说鬼话,……”;吴二躺在地上,鼻子和额头破了正流着血,两手抱着头求饶说“饶命呀老表,我以后再也不说这话啦……”。赵成达怕打出事来,急说声“快别打了,”忙上前又是摽棍子又是推人,“别打啦,别打啦,这老表是个打不得的人呀……”

被赵成达摽住棍子的赵成江,忿忿地说了句“他捏造证据陷害我二哥,我们岂能轻饶他,你松手,一使劲挣脱赵成达摽住棍子的手,又狠狠地朝吴二身上打去,“你个离鬼话不说的吴二,看我今天能不能把你的坟堆起来,……”

被赵成达推到一边的赵成洋,亦忿忿地说了句“他能捏造证据害我二哥,我们就能叫他死。”又上前狠狠地踢起了吴二,“我叫你害我二哥,我叫做假证,……”。

赵成达见摽不住棍子推不开赵成洋,便着急地说:“别打了呀,成奎说你们这是太岁头上动土,是要闯下塌天大祸的呀,千万别打了呀,……”

赵成江和赵成洋一听说“成奎说你们这是太岁头上动土,是要闯下塌天大祸的呀”,都愣住了。赵成达见赵成江和赵成洋一听这话便都愣住了,忙又将这话重复了一遍,说:“你们要是不信成奎的话,是要吃大亏的呀。”

“成奎说什么呀?”赵成江问赵成达。

“成奎怎么说的?”赵成洋亦问赵万达。

“成奎说你们这是太岁头上动土,是要闯下塌天大祸的。”赵成达回答。

“他算什么太岁呀?”赵成江还过愣来忿忿地说。

“他就是太岁我也要动他头上的土。”赵成洋亦还过愣来忿忿地说。

赵成达看了看被打得一动不动的吴二,将赵成江和赵成洋叫到屋外,“这吴二是个靠山的人,连根毫毛你们都不能靠他,千万不能再打了。”

 “他有什么靠山呀?”赵成江问。

“他的九表姨父是赵紫阳。”赵成达说。

“谁说的?”赵成洋忙问。

“成奎。”赵成达回答。“他叫我赶紧来告诉你俩,太岁头上是不能动土的,赵紫阳是吴二的九表姨父,若是打了吴二,让赵紫阳知道,你们就真的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我怎没听说过的。”赵成洋和赵成江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我也没听说过,可成奎既这么说,那就假不了。”赵成达说。

“这——”赵成江和赵成洋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你看你兄弟俩这事干的,把他得鼻青脸肿的,这摊子怎收的?”赵成达说。

“我要是知道他有这那么大的后台,说什么也不会到这打他。这打已经打了,你看这事怎么办呀?”赵成江对赵成达说。

“怎办呀?”赵成达想了想说:“你和成洋赶紧给吴二赔礼道歉。”

“他捏造证据陷害我二哥,打死他活该,没把他打死就算是对他客气的了,这再给他赔礼道歉,这是什么理呀?”赵成洋忿忿地说。

“不象这样你说怎么办呀?” 赵成达这么问了句说:“碰上这能叫你连死都没处死的硬茬子,你就得这么办。”

“我是一一当当把他打死的,想不到他有这么硬的后台。我家怎这么倒霉的呢?”赵成江叹了口气,到屋里,蹲上身子拉了拉吴二的手说:“老表呀,我和成洋刚才无缘无故地打了你,骂了你,是我和成洋的不对,你就原谅我和成洋呀。”

赵成江话音刚落,赵成洋便接着话头说:“老表呀,我们是不该到这打你,这会我们给你赔礼道歉。”

赵成江话音刚落,赵成达又接住话头说:“老表呀,成江成洋是不该打你,可业已打了也没法抹下去,他俩已经给你赔礼道歉了,你就原谅他们吧。”

赵成达话音未落,赵成山匆匆进了屋,一看吴二鼻青年肿地躺在当门地上,急抱住吴二问道:“表弟呀!?表弟呀!?……”

“三哥呀,我冤枉呀!”被打头昏眼花的吴二,眼泪刷刷地说。

“你们为什么要打他呀?”赵成山放下吴二忿忿地问赵成江、赵成洋。

“我和成洋一听说他证明成华成俊是我二哥害死的,一时气得受不了,就来轻轻地打了他几下子。”赵成江说。

“你说得到轻松,‘轻轻地打了他几下子’,轻轻打了几下子能浑身都是这么重的伤吗?”赵成山忿忿地说。

“我一听说他证明我二哥是杀人凶手,气极点了,下脚许是重了点。”赵成洋说。

 “他说的是真是假官家自有明断,就是做了假证,是砍是杀是官家的事,倒不了你们兴师问罪,谁叫你俩把他打成这样的?”赵成山忿忿地说。

“我们错了。”赵成江和赵成洋几乎同声地说。

“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句错了,就算啦?”赵成山乃忿忿地说。

“我把他带到成奎那儿让成奎看看,该吃药吃药,该挂针挂针,吃药调养的钱都是我们的。”赵成江说。

吴二一听赵成江说是要带到赵成奎那里去看看,忙说:“除了上公安局,我哪里也不去。”

赵成江一听吴二说“除了上公安局,我哪里也不去”,话忙着急地说:“老表呀,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兄弟俩吧。”

吴二见赵成江害怕他上公安局,心里话“你越是怕我上公安局,我越是要去公安局,”便忿忿地说:“你已经想要我的命了,我还对你客气什么的,公安局我是非去不可的。”

“老表呀,今天这事都怪我和成洋有眼无珠,罪该万死,看在你我表兄表弟的份上,你就饶了我和成洋吧,以后我们再也不象今天这样对待你老表了。”赵成江说着拍通一下跪到吴二跟前,“老表呀,我跪着你了。”

赵成洋见赵成江给吴二下了跪,亦跪到吴二跟前,“老表呀,你就饶了我和我哥吧!”

赵成山见赵成江和赵成洋都给吴二下了跪,便对赵成江和赵成洋说:“你们也不必这样,只要你们往后去不再象这样对待他,这章书就这样揭过去算了。”

赵成江忙站了起来:“成山哥呀,我们保证以后不象这样对待老表了。”

赵成洋亦忙站了起来:“我们以后若再象这样对待老表,叫我们不得好死。”

“好啦,别发干巴誓啦。”赵成山对赵成江、赵成洋这么说了句,对吴二说:“起来,到成奎那看看去。”

吴二翘了翘头支了支身子说:“哎哟哟,我起不来呀,三哥呀!”

“哪里不能动呀?”赵成山问。

“腰象折断了似的,腿也疼,胳膊也疼,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吴二又翘了翘头支了支身子,“哎哟哟……”

赵成山见吴二起不来,便说:“来,我背你去。”

“我来吧。”赵成江见赵成山要背吴二,急忙蹲下身子,让赵成山和赵成洋、赵成达将吴二架到他的背上,背起吴二就往赵成奎家。

“成江成洋呀,”在去赵成奎家的途中,赵成达说,“你家大伯大娘身体欠安,弱不禁风,受不了噩耗的打击,你们在家里一定要嘴紧,守口如瓶,千万不要将成飞被人家软看起来的事告诉二位老人家。”

“这我知道。”赵成洋说。

“成江呀,你呢?”赵成达问赵成江。

“我也知道。”赵成江回答。

赵成山因尚不知赵成飞已经被公安局软看起来的事,见赵成达关照赵成江和赵成洋不要将赵成飞被人家软看起来的事告诉其父母,便问赵成达:“成达你说什么呀,成飞被谁软看起来啦?”

“成飞被公安局软看起来了。”赵成达回答。

“你怎知道的?”赵成山问。

“东庄钱春田说的。”赵成达回答。

赵成山“噢”了声说:“公安局这会怎对他下这狠的?”

“不是人家告得紧就是上头压得紧。”赵成达将赵成奎说过的这句话说了一遍说:“让老表这一作证,成奎这会就怕是鱼卡罩筐里,十有八九出不来了。”

“是呀,要不是这样,把我和我哥气激了,我和我哥怎会做出这伤道老表的事呢。”赵成洋叹了口气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呀。”背在赵成江身上的吴二说。

“什么实话呀?”赵成山批评吴二说,“我一听说你挨打了,就估摸到是坏在你这张一点笼口也没有嘴上。以后注意点,别说话一点笼口也没有。”

“是呀,”赵成洋忙说,“不要说我二哥没做那坏事,就是做了那坏事,你也不该说呀。”

“你也别得了理似的,想打狗还该看看主人呢,何况他是我的表弟。”赵成山见赵成洋洋批评起吴二来,便批评赵成洋说,“表弟就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你们也不能象这样打他,你打他不是和打我一样吗。”

“三哥呀,”背着吴二的赵成江忙说,“你这话说得很对,你我都是古龙堂的兄弟,你的表弟就是我们的表弟,往后去,我们一定拿老表当亲兄弟。”

说话间到了赵成奎家院门前。

“凡人的最大弱点之一,就是好以泄密来炫耀自己对他人的了解。对凡人来说,最难做到的事是永远为他人保守秘密。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才有永远不为人知的可能。两个或三个人之间秘密,就有很快即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可能。只有死人才能真正做到守口如瓶,绝不泄露他人的秘密。知道他人秘密的人之所以往往是短命的,是因为他的存在对他人来说,是一种威胁,使人感到只有将其弄死,才能杜绝后患。”在赵成奎家的诊疗室里,赵成奎正边数着古龙丹边说着他的某种独特见解,见赵成江背着吴二进了诊疗室 ,后面跟着赵成达和赵成山,忙吃惊的说:“哎哟哟,怎么把老表打成这样的呀!快快快,快把老表放在床上。”

赵成江将吴二放到床上,累得气喘吁吁地说:“成奎呀,你抓紧给老表看看,该吃药吃药,该打针打针,该挂针挂针,帐记在我头上。”

赵成奎望了望吴二,对赵成达说:“成达哥呀,我请你去劝阻一下,你怎让他们把老表打成这样的?”

“我到那已经打成这样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那里,把你说的太岁头上不能动土告诉他俩,老表怕是已经没命了。”赵成达说

“是呀。”赵成奎将已经数好的药丸包起来递给买古龙丹的外地男子,“来来来,这是你的古龙丹,我多给了你六颗。”

“噢噢噢,多谢你呀赵大夫。”买古龙丹的外地男子感激地说。

“谢什么呀,我总觉得,只有等到我有了开免费医院的条件,对任何人都分文不举时,才能受谢无愧,这才多给了你价值六十元的古龙丹,你就多谢了,多叫我惭愧呀。”

“那你在这忙吧。”买古龙丹的外地男子告辞而去。

“你走呀!”赵成奎对一个戴旧狗皮帽的外地男子说句“这位朋友你梢等片刻,我把这红伤处理处理再拿给你”,到吴二跟前,“成江成洋呀,你们也要杀人灭口呀?”

赵成江和赵成洋不知说什么是好。

赵成奎见赵成江和赵成洋无话可说,便严厉地批评赵成江赵成洋说:“你们俩都是属猪的呀,怎么连一点明智都没有的呢?真正的杀人灭口,是杀在他尚未泄露你的秘密之前。在那唯一知道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还没说出你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之前,你若是杀了他,确是可以达到灭口的目的。反之,若是那唯一知道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已经泄露了你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若是杀了他,就会事与愿违,欲盖弥彰。同理,对于对你不利的证人证词,无论其证词是真是假,你都不能对证人激眼,不能打骂证人,更不能致证人於死地,否则就会对你不利。当初,赵成华和赵成俊在证明钱志松是畏罪自杀之后,若不同时暴死,绝不会有人怀疑是赵成飞杀害了钱志松。如今,老表出来证明赵成华和赵成俊临死前在赵成飞家喝的酒,他的证词是否属实,就是公安机关亦未必认定,你若把打死了,那他的证词就成为铁证了,这样一来,赵成飞也就死定了,这点道理你们懂不懂呀?”

“我和弟弟只是想教训教训他,不会把他打死的。”赵成江说。

“老表是你象这样教训的人吗,谁叫你们这样教训他的?”赵成奎又严厉地批评赵成江、赵成洋说。“老表是个证人,这也就是说,他已经是法律的重点保护对象,你们动他一根毫毛,让公安机关的人知道了都会来拔你十根大翎。你看老表被你们打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皮开肉绽,鼻青脸肿这些形容词,可以说没有一个用不上的,老表要是将这告诉公安局,公安局非叫你们吃不了兜着不可。”

赵成江一听这话,忙说:“老表呀,我们知道错了,你千万不要将这告诉公安局呀”赵成江话音刚落,赵成洋又说:“是呀老表,我们知道错了,已经给你赔礼道歉了,你千万不要告诉公安局呀。”

吴二停了哼声说:“公安机关来调查,叫人知啥就说啥,吴二说句真实话,挨了毒打又挨骂。这挨打的事我若是告诉公安局,你们能不把我活埋啦。哎哟……”

赵成江忙说:“哪能呢,从此以后,我们是绝不会再打你老表的。”

吴二又停了哼声说:“狗追兔子鱼吃虾,弱怕强欺小怕大。孤门小姓吴老二,就怕大姓打和骂。你说是不会再打我,可我还是害怕的。哎哟……”

“你看你,成江成洋已经认错了,你还说这些闲话做什么的,不许再这么说了。”赵万山说。

“人家是被蛇咬一口,十年怕见绳,我是被人一顿打,见人就害怕。我说的是真话呀,三哥呀!”赵成奎说罢又哎哟哎哟地哼了起来。

“老表呀,照你这个哼法,就该一句巧话也说不出来,你到底是真哼还是假哼的?你看你,已经没了人样子了,还花言巧语的。” 赵成奎拿过镊子,一边给吴二清创面部的伤口,一边说,“多门之室生风,多言之人生祸。人生丧家亡身,言语占了八分。蚊子遭扇打,全因嘴伤人。你呀,吃亏就吃在这嘴上。公安局的人找你,你要是不瞎说,今天能被打成这鬼样子吗?”

“你要是不告诉他俩,能有这事呀。”吴二这么抱怨了赵成奎一句。

“这你就错了。”赵成奎不紧不慢地说:“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向公安局证作伪证的消息已到处都都传遍了,我就是不告诉成江成洋,成江成洋也非知道这事不可。我把你向公安局证作伪证的告诉成江成洋,不是想他俩去打你,而想他俩去求你高抬贵手,撤回证词,没料到他俩是炸药做的脾气,一听便火了。当我意识到你是古龙堂成字辈的表兄弟,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兄弟间的和气时,就急忙叫成达哥去阻止成江成洋的暴力行动,怕成江成洋正在气头上,成达哥怎么也阻止不了,我还叫在达哥告诉成江成洋,你的九表姨父是赵紫阳。成达哥呀,这事不假吧?”

赵成达“嗯呐”了一声。

“你是这么告诉成江成洋的吧?”赵成奎问赵成达。

赵成达又“嗯呐”了一声。

“成江成洋是听了这话才住了手的吧?”赵成奎又问。

赵成达“嗯呐”声说:“若是不说老表的九表姨父是赵紫阳,我还处断不住成江成洋呢。”

“老表呀,赵紫阳真是你的九表姨父呀?”赵成奎问了吴二一句说:“你老表向公安机关作了个可以要赵成飞命的伪证,这对激怒成江成洋来说,可以说是能使之勃然大怒,怒发冲冠,怒不可遏的,没有赵紫阳是你九表姨父一说,是什么话也按奈不住他俩的怒火的,这也就是说,若没有我急中生智,想出了个赵紫阳是你九表姨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逝世一周年的纪念日。若非我是个施恩不图谢的人,我还要你感谢我呢。”

“是呀,那我就谢谢你害了我又救了我。”二说。

“我不是萧何,你也不是韩信。我是不会设计害你的。”赵成奎用夹着棉球的镊子使劲揉了揉吴二的伤口,疼得吴二支牙裂嘴,嗷嗷直叫。“我这只是轻轻擦擦,你嗷嗷什么呀,疼呀?”赵成奎说着又用夹着棉球的镊子使劲揉了揉吴二的伤口。

“哎哟哟,你轻点呀,我受不了呀。”

“你不是动不动就说你能苦中作乐吗,这么轻轻地擦擦伤口就乐不起来,这算什么善于苦中作乐呀,你看人家关公,中了箭毒,膀子上的肉都烂了,华佗替他疗伤时,说是剜肉剐骨很痛苦,怕他受不了,要把他绑起来,他说不必捆绑,把受伤的胳膊伸给华佗,任凭华佗剜剐,他都不皱眉头,象没有被剜剐那回事似的和人家下象棋。”赵成奎说着又用夹着棉球的镊子使劲揉了揉吴二的伤口。

吴二又被擦得嗷嗷直叫,“你轻点呀,……”

“太轻了达不消毒目的,是会感染的,你忍着点,还有两三处,马快就中了。”赵成奎顿了一下,正想再说些关于如果才能苦中作乐的话,坐在一旁挂吊针的赵成才开了腔:“二老表呀,我真估不透,你今天为什么要对公安局说那坑害成飞的话呀?”

未等吴二回答,赵成奎先开了腔:“成才哥,你责问老表这个干什么呀?就其必要性来讲,关注事态的发展,抑制事态的恶化,把对自己不利的事态扭转为对自己有利事态,是比关注关注事态的成因,追究事态的成因重要得多的。那坑害成飞哥的伪证业已让老表作了,你就是责问他十万个为什么,亦无济于事。”在这“无济于事”的下面,赵成奎还想说“眼下,最最重要,最最关键的事,就是希望老表能推翻自己的证词,只要老表能对公安机关说声他那证词是瞎说的,成飞哥就有救了。”他还想到,在背地告诉赵成才兄弟几人,“那吴二是个驴脾气,服软不服硬,要想救成飞哥,你们得去对吴二好言相劝,就是给吴二下跪也是必要的。” 可刚说出“眼下”两个字,忽戛然而止。

亲爱的读者,您道赵成奎为何戛然而止?原来,他一搭眼看见治保主任赵世臣领着两个戴平顶帽子的男子进了院子,不由地愣了一下,那正说着的话也就戛然而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